肉狗小说 > 网游竞技 > 不会死亡的游戏 > 13 战具特力-雷池!!

13 战具特力-雷池!!

    开始的口令响起,周围瞬间充满了观眾的喧闹声,而在我跟雪发动战具同时,那三位男子也全都渐渐发动了自己的战具。
    一瞬间白色的光芒在场内闪烁了起来,下一个瞬间三人的右手都出现了全白色的拳套,那只拳套除了包覆了自己的手背之外,也向前延伸出了两隻类似爪子的刀刃,那刃长度大概也有50公分,虽然不重不过感觉杀伤力道是挺够的。
    在战具啟动之后没多久,那三人再次往雪看去,露出了令人不舒服的表情。
    「雪!这一场!你不要打前卫!你成为我的后卫。」看见他们那令人不快的表情,我转头看向雪1眼并对着他说着。
    「雁…?」听见我的佔位指令后,雪把视线从敌人身上转向了我这,同时一脸担忧的叫了我一声。
    「没事的!雪!我会让他们知道试图触碰我珍视之物的人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看着雪那担忧的神情,当下伸手摸了摸雪脸颊并笑着说着。
    「喂喂喂!这样不大对吧!这里可是公共场合!难不成你们等一下会要上演…」中间那位难子依然用着令人不快的神情开口说着。
    不过他话还没说完便被一声爆破的衝击力弹飞了数十呎,失去了意识,正当旁边两人都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正在疑惑时,雁却对着那两位剩下的敌人缓缓走去,同时开口,用着能使人脊髓发寒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因那次攻击而造成的沉默。
    「给你们选吧!你们想弹飞到哪个位置又或者是被击中哪里呢?!」雁走了几步之后,便在次拉开弓,同时让鸣雷发动,淡紫色电流瞬间在身体外围乱窜,同时沉下脸对着那两位残馀的敌人说着。
    「小小年纪口气挺大的!在我把你这傢伙打飞之后…嘿嘿!!」其中一位向着雁所在的位置奔跑了起来,同时用着开口说着,说到最后他把眼神转向在一旁站着的雪露出了猥琐的声音,而另一为敌人见同伴一口气奔了出去自然也跟着跑了起来。
    「这位公主可是有刺的喔!乱碰的话会遭殃的…」看着那令人作噁的神情,雁当下脑中浮出好几个他们被雪打飞的景象,忍不住暗自窃笑,不过他还是忍住不表现出来,同时严肃的开口的说着。
    「况且阿!你们这群杂碎!野看看状况吧!看到期是在身旁还敢打公主的主意!真是一群杂碎!!」雁吸了口气后说完了他刚刚那句话的后续,同时让电流全包覆在箭矢的外围,一隻细长的紫色箭矢便出现在了眾人的眼前,同时雁利用电流的相互磨擦发出热能在次加工箭矢,同时压缩箭矢外所有的电流,匯聚在箭头上,创造出一把具有极强电力的箭矢。
    「希望你们能躲的开!」雁冷冷的说了一句,之后便射出了自己的箭矢,很快的建使落在两为敌人前方不远处。
    「吓死我还好没打中!」
    「是阿!看来箭术不是很好呢!」
    那两位男子相视而笑,之后便用着更加凌厉的气息向我们袭来。
    「是这样吗?!」雁冷冷的笑了一笑,见对方用着一副少装模作样的嘴脸看着自己,当下内心闪过了*果然是群笨蛋*这个想法,顿了一顿之后雁便在次开口。
    「雷池!!!」在雁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地面那隻已经渐渐消失的箭矢散发出了大量电流袭向周围的敌人。
    是雁在朔型时把大量的电流放在了箭头的内部,在用灻能包覆,最后在整隻箭矢上方包覆一层薄薄的电流,在射出之后当箭矢外围的灻能消散置箭头时,里头的压缩电流便会在一瞬间全部释放出来,这是雁近期在脑中构想很久的新招式,初次使用看来效果道是不错。
    一到电流瞬间闪过那两位男子的身体内外,一瞬间他们全都失去的行动力,纷纷瘫倒在地面上。
    「还打吗?!你们这两个杂碎!!」在他们两个瘫倒在地上之后,雁走进了他们身旁,向他们说着,同时全身闪烁着紫色电光,看起来还挺帅气的(至少在雪眼里是这样!)
    「…」那两人似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就只是躺在地面上静静的看着雁,虽然脸上满满怒气,但是看得出来已经无意在战。
    雁将弓矢瞄准在两人的中央地面发射出去,并同时转身走向雪。
    「雁…!!」雪看着雁朝自己渐渐走来,用着担心的语气唤了一声。
    雁没有回应雪这次的叫唤,只是默默走往她身边,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轻声了笑了笑。
    之后雁便向雪道了一声「走吧!」,之后便与雪一起前往那两位裁判的所在之处。
    很快得我们离开了那全白的空间来到了一开始报到的地方。
    「怎么了?要弃权吗?」一位有着白色长发的判观看见我们的到来便疑惑的出声询问我们的目的,毕竟这是预赛,三赛而又在即将胜利时弃权根本不合逻辑。
    「对!但是不是我们弃权!是那些傢伙。」看见两位判官疑惑的神情,雁正向着两位解释着,说到最后便把手指指向瘫倒在里头的那三位男子。
    「是这样吗?!我确认一下!」说完之后那位长发判官便转头遭弄着她面前的电脑。
    过不了多久那三位男子的眼前都出现了了一颗按钮,似乎是要确认她们是不是真的有意弃权。
    而那三位似乎已经完全无法行动了,虽然还有意识,虽然很想在打,但是没办法伸手取消那颗按钮,眼见时间一秒一秒在倒数她们也乾脆直接弃权不浪费力气了。
    「看来他们是无力在打了,是你们赢了!!!」在看完那三位的反应之后,那位美丽的长发判官便微微一笑的对着我们说着。
    「那…还有什么后续的事情要处理吗?」听见那位美女这么说着,我也以笑容回覆她,问着还有没有跟这场比赛相关的后续动作。
    「当然有囉!来!把你们的透明板子交出来吧!!!」在后方站着的短发判官听见我这么问便满脸笑容的从后方窜出来,用着迷人的笑容向我们伸出双手要我们的透明板。
    「来!」
    「给你!」
    我跟雪同时应了一声,将如同身分证的透明板交了出去。
    只见那位判官将我跟雪的板子都放在桌面上,接着从旁边拿出两个类似手电筒的东西,下一秒便将手电筒以直立的方式盖在我们的透明板上,约莫几秒的时间,微微的白色光芒散出,接着她便把板子拿还了我们。
    「来!已经可以了!这次战斗的积分跟排名分数都已经输入进去了!」在把板子拿还给我们的同时,那位长发判官笑着对我跟雪说着。
    「我知道了!谢谢你!!」我接过我跟雪的透明板,笑着回应了她的话。
    回应完毕,对话也告了一个段落,正当我转身准备拉起雪的手离开时,伸后传来了一个女性的声音叫住了我。
    「等等…那个…」
    声音的主人正是刚刚那位长发的美丽判官,我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看见了那位美丽的女子正用着有点羞涩的感觉叫住了我。
    「怎么了?!」看着她的那副样子我心里瞬间冒出了好几个问号,我微转向后方用着疑惑的语气问着。
    「那个…你的名子是…」那位判官微微把眼神瞄向我,用着有点不好意思的声音向我发问。
    「你不是刚刚才看过我的透明板吗?!」这算什么问题?我刚下立刻就回了回去,好气又好笑的看着那位判官。
    「那个…」听见我的回话她的头低得更低了,声音也越说越小声,眼神不断的来回我跟地面这两个方向。
    「真是…我叫嵐雁!」我将头转回原本要前进的方向,头时冷冷的回了一句,便牵起雪的手一步步走向我的黑色机车。
    「雁…刚刚…她…」
    「我也是一头雾水!」
    「她会不会…对雁…」
    「我想应该没可能!在说了!」
    「嗯?」
    我把头转向雪,望着她继续说着。
    「我的那个位置只留给你喔!雪」
    「嗯…」
    我们就这么边聊边走向机车,说到了最后雪似乎是害羞起来了,感觉她握我的手握得更紧了,眼角微微瞄去,也只见她红着脸低着头。
    很快得我跟雪便走到机车旁纷纷跨坐上车,在一个低沉的引擎声响起之后,我拿起我们的安全帽,接着递了一个给雪,而雪也很快的接过并戴上,见状我也立刻将全黑安全帽戴上,接着微微转过头瞄了一眼后方的雪说着。
    「雪!今天还有场次嘛?!!!」
    「嗯…我看看!」雪一边回应着我一边拿出自己的透明板并啟动它。
    「嗯…大概一个鐘头之后会有一场!地点是在学校的场地!!」看了约过衣分鐘雪再次开口对着我说着。
    「一个鐘头阿…别这么夸张吧…不让人休息的ㄟ!骑过去在快也要半个鐘头…」
    「毕竟参赛人数比较多嘛!而且这场战斗根本没消耗到体力呀!!」
    听见雪的场次报告,我皱了皱眉头小声的抱怨了几句,而雪也只是轻声笑了笑半吐槽半安慰的回答了我的抱怨。
    很快的油门催动的声音渐渐响起,我们便消失在那个人群眾多的广场上,向着下一个地点出发。
    「欸!雁!你觉得下一场是什么样的敌人呀?!」
    「我怎么会知道阿!你也真是的!!」
    「咦~!雁也没有头绪吗?!」
    「当然啦!反正不要是向刚刚一样的低能就好…」说道这我轻声的叹了一口气。
    「嘻嘻!雁也真是的!下一场比赛也要加油喔!」听见我的叹气雪则是轻声一笑,接着便发表了想赢的决心,随然没直接表达出来,不过在语气里已经能名显得让我感受到。
    「当然啦!怎么能在预赛就输呢!!」我也笑着回应着雪。
    就这样我们在一段的间聊声中向着学校的方向前进着,微微透过云层的阳光,搭配上迎面而来的微风,老实说挺舒服的。
    学校渐渐的离我们越来越近,我的心跳也跟着渐渐加快,虽然对雪夸下了海口但是实在是没什么信心,我就这么抱着忐忑的心情继续前进着,而身后的雪倒是挺轻松愉快的,似乎对我充满信心的胜利宣言深信不疑,正开心的抱住我的腰哼着歌。
    你呀…多少也紧张点嘛…
    我心里这么想着,同时也苦笑了一笑,算了!这样才是雪原本的样子!!
新书推荐: 刚下山,就被师姐骗去同居 最强读心高手 躲不开的情劫 强制爱了自己的死对头(1v1) 八零日常:小辣椒一人干翻全村! 快穿方圆之外 穿越之将军我要退货 三国杀决斗空间 异界第一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