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少年将军

    联邦边陲,无名星上,尸横遍野。
    十五岁的相月个头还没有清理战场的机器人高,人类外表的小萝卜头在其中格外显眼。
    “月月。”
    是夏冬在叫她。
    相月便停了翻动尸体的手,黑色手套夹着几张银白色的信息卡,沾了凝固暗红的血迹。
    “他们死了。”
    夏冬抬手想拥抱她安慰她,相月摇了摇头,后退一步,抬手示意身上的污血和尸体残屑。
    “我知道我保护不了所有人,我能接受的。”她低头凝视掌心那几张信息卡,在没有主人虹膜激活的情况下,安静又带着腐败气息堆迭。
    “周叔说,明年军部会让我负责第七军团,我应该,起码有保护这一部分人的能力吧。”
    她不知道是在询问,抑或感叹。夏冬望着她,却望不到她被军帽遮住的眼睛。
    夏冬试图语气轻松些:“有的。还有我呢,我大概率会被派给你当副官,你总要相信我的脑子。”
    于是单薄的身板又挺直了,紧绷的双肩也像卸下过重的负担。相月抬头看向她,是因信任而快乐的笑意。
    “好。”
    失去了相元帅的拉斯洛联邦,军事力量很是被削弱过一段时间。期间那几年和周边星域摩擦不断,其中最强的佐尔坦帝国格外虎视眈眈。
    联邦花了好些年来稳固疆域,对军事更加重视,花大笔钱在军校生和新兵身上,以期尽快度过艰难时刻。
    相月自小就被朝着“人形兵器”的方向打造。与同期军校生相比,军功尤甚,大半边境都被她清扫过,率领的第七军团更是以少胜多大败佐尔坦。
    这正合联邦军部“推出下一个相将军”的本意——无论是对外树立威不可犯的形象,还是对内坚定民心,都大有裨益。
    离十七岁生日还差些日子的相月,正式成为了联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少年将军。
    授衔仪式声势浩大,在首都星面积最大的中央广场公开举行,星网上的即时同步影像也铺天盖地。军部本还想规定为强制观看,相月强烈拒绝才作罢。
    场内座无虚席,场外群众也已挤到广场相邻的深蓝廊桥上去。人人都是兴高采烈,甚至落泪,为一次战争胜利,也为相氏新星。
    他们迫切需要新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需要有人作为能解决内忧外患的那个符号。于是,他们造神。
    广场上空的投影高清到极致,忠实映出十七岁将至的少女。她换了新制式的军服,佩了闪闪发光的新勋章,连脸上的神情,都坚毅得令人陌生。
    “月月长大了呀。”
    台下观礼席的夏冬低声和身边的战友感慨。
    许清清点头赞同:“妹妹这几年成长很快。”
    周蕊开玩笑:“该叫相小将军了。”
    他又转过头去,哥俩好地搭上旁边少年人的肩膀,“是吧小熊?老路那边发消息没?晚上给相小将军的庆功宴可不能马虎。”
    熊秋白推了推眼镜,在通讯腕带上点了几下,“我问问他。”
    第七军团基本每个人都能在相月那混个脸熟,其中有些军校出身,很早就与相月认识,见证了她从十一二岁到现在的成长,皆是抱着哥哥姐姐的心态爱护她。
    再过些日子,军部就要派他们去荒芜星平乱。索性庆功宴连带相月的十七岁生日一起过了,还能让她踏踏实实痛痛快快玩一次。
    凯旋归来后默认放了假,留在首都星的也就那百来个。他们留了些人没去中央广场看现场,待在军部划给第七军团的地盘,在夏冬的默许下,把小院里外都装饰了个遍。
    四处悬灯结彩,整体布置成了相月喜欢的银色和明黄色。议事大厅的桌椅收进墙壁,新搬进来一批舒适的沙发和靠垫;环绕的最中间的悬浮圆桌上,是个据周蕊说“比妹妹个头还高”的蛋糕,上面已经燃好了电子蜡烛,只待感应到足够强度的气流漩涡,就会自动熄灭消失。
    他们甚至还弄了略显浮夸的便携式自动行道,从门口斜到圆桌上,声称是从时尚界红毯获得的灵感。
    夏冬分心看通讯腕带弹出来的影像。特殊材质的软金属行道十分突兀地架在那儿,边缘还装饰了明黄色绥带,毫不掩饰地体现那群直男的奇怪审美。
    她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却只是笑笑关闭影像,决定纵容他们一下。
    这样,他们就会被相小将军打包拎去好好“操练”一番。她的放任,可是为了第七军团的长远发展啊。
    授衔仪式结束后,相月迫不及待退场。直到和夏冬他们回到第七军团的驻地,板了一天的脸才终于露出笑容,如释重负。
    她还是,最喜欢和他们待在一起。
    余下的人都在门口等她。女性里个头最高的金姐更是直接冲过来抱起她,原地起飞转了好几圈。
    “我们月月是小将军啦!”
    “好啦好啦——我可不是小玉……”
    小玉是金姐的小女儿,金姐结婚早,女儿都快上小学了,最喜欢被妈妈抱起来转圈,以及拒绝大人让她叫相月“阿姨”,追在她后面喊姐姐。
    那些直男直女恍然大悟,见相月不好意思,更是故意起哄调侃她,“相小将军——”“看看勋章啊相小将军!”“来吹蜡烛了相小将军~”
    相月被放下来后强作镇静,半是慌乱半是求助地回头看,发现夏冬周蕊他们也都笑着看她,全然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还是熊秋白年纪小也最懂事,肯替她解围:“好了都进去吧,吃蛋糕了。”
    相月果不其然对那个明显是在内涵她身高的自动行道提出抗议,绕过行道跳上圆桌,叉着腰,当场宣布“涉事人员”明天加训负重二十圈。
    还有人受罚不嫌多:“相小将军能吹到蛋糕顶上的蜡烛吗——”
    相月立刻瞪过去,“老冯再加二十圈!”
    “出言不逊”的年轻男人很快被其他人大笑着搂住,佯装锁喉闹他。
    “哈哈哈明天我来计数!保证跑两圈是一圈!”
    “我愿意为老冯献上我的负重包!”
    “明天对打训练我可以选老冯吗?直接稳赢!”
    做得格外高大的蛋糕果然难住了相月。许愿过后,她短暂犹豫了一下,迅速掏出能量枪,用空枪的气流打灭了蜡烛的光。然后摆出云淡风轻的样子,十分倨傲地抬着下巴看他们。
    “分蛋糕吧。”
    当夜闹到很晚,有人从外面买了酒偷偷带进来,不算很多,毕竟相月还未成年,不好让她跟着喝酒。
    酒量差的已经在沙发上横七竖八,脸上还带着被糊上的奶油。气氛太好,喝果汁白水的都会跟着醉,院子里有几个发神经追来追去的,还有靠在一起唱歌全靠吼的。
    周蕊也喝多了。不知道是不是被蛋糕腻住了智商,他举着相月新领的勋章,拦住熊秋白听他唠叨,“小熊你看看!相小将军这个章,金属含量成分怎么样啊?能熔个匕首不?”
    熊秋白两颊酡红,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偷看相月的视线。每每对视上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又惊惶失措地收回来。
    还答非所问地敷衍周蕊:“好看,好看……”
    许清清已经快笑晕了,下巴支在相月头顶当稳定器,手上一直在录像,却因为狂笑而手抖个不停。
    相月无奈,但还是顺从她的指挥,边吃着蛋糕,边在室内室外转来转去,“狼狈为奸”记录下那群人的丑态。
    最后,还是最清醒的夏冬心累地将她解救出来。替她揉了揉后颈,看似温柔体贴,实则冷酷无情地宣布,“好了,全团唯一一个未成年——我们的相小将军,该去睡觉了。”
    还清醒着的人都含笑目送她。路过时祝她顺利升官,祝她生日快乐,祝她战无不胜,也祝她晚安。
    是那样年轻而热烈的感情,是那样令人留恋不舍的美好时光。相月站在门口,穿着簇新的军装,回身向里望,忍不住想。
    “如果能永远这样就好了”。
新书推荐: 刚下山,就被师姐骗去同居 最强读心高手 躲不开的情劫 强制爱了自己的死对头(1v1) 八零日常:小辣椒一人干翻全村! 快穿方圆之外 穿越之将军我要退货 三国杀决斗空间 异界第一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