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狗小说 > 科幻灵异 > 鳏夫十五年(科幻,1v1) > 【番外】扫盲之路道阻且长「po1⒏homes」

【番外】扫盲之路道阻且长「po1⒏homes」

    阅读提示:正文无关的小番外,随收藏投珠掉落。时间线随机。
    ——————
    相月住的房子是父母留下来的,但她先是住校又是从军,基本扎根在军部,待在家里的时间很少。
    可是军部熟人太多。她纠结了两个月,待第七军团的星舰着陆首都星,还是带张鹤回家了。
    被揭穿男妓身份是假之后,张鹤反而更缠着她了。相月也说不清对他是什么感觉,但确实不想把他送去联邦专门的成人学校,她想,她也可以教他怎么融入社会,怎么好好生活。
    “很热吗?”
    进门没多久,张鹤就拉起衣摆擦汗,露出了精瘦结实的腹肌,马甲线分明,看起来很好摸。相月飞快移开视线,调出面板降低了室内温度。
    张鹤摇了摇头,“是荒芜星上太冷了,没事的。”
    他又凑了过来,手指小心翼翼地想勾她的衣角。自从到了首都星,他像是察觉到自己的口音难听,总是拘谨地用行动表达亲密诉求。
    “调低了也好,我也觉得首都星默认的恒温有点热。”相月很自然地拉住他的手,领着他参观,“带你看看,之后先住这儿。”
    “这是什么?”
    “嗯?是『形』,一个很有意思的牌子做的家具,沙发可以随意改变形状,我习惯当桌子用了。手放在这里……对,是中控平台,已经录入你的信息了。”
    “这是冰箱吗?是透明的……”
    “对,料理机不好吃,我有空就会自己做饭,食材会有人负责补充,厨具在这边。”
    张鹤呆呆看她拂过流理台上的感应钮,正对的墙壁无声滑开,整齐摆放厨具的平台自动推出来,上面有许多厨具他甚至都没有见过。
    他在荒芜星的时候,基本都是靠营养液生存。料理机也是后来才弄到的,能做的菜就那么几种。
    “晚上给你做红烧带鱼!是我最喜欢的。先带你去住的房间。”
    张鹤没好意思问她红烧带鱼是什么,被她拉着上楼。台阶和扶手是不知名的材质,暖洋洋的很舒服。
    “这里是书房,权限给你开过了,可以随便看。看完放在门口的桌子上就好,有机器自动归类。”
    张鹤有些讷讷,“……我……不太识字。”
    他太难为情了,不敢抬头看相月惊愕的表情。他感觉,自己就是个误入金贵温柔乡的土狗。
    “……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十七岁的小姑娘声音莫名透着开心,抬手揉了揉文盲小狗的卷毛,“不能白让你叫我姐姐。”
    相月年纪小,那群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爱护她久了,没什么她照顾旁人的机会。这会儿新领回家自己捡来的小狗,很是体验了一把养狗的乐趣。
    张鹤也确实极聪明,无论学什么都很快。察言观色的本领更是日益精进,在奇怪的方向上越点越歪。
    他发觉相月好为人师以后,经常和卖可怜的技能结合在一起,恃宠而骄央求她陪自己读书,教自己认识新事物,还会学着做家务、给她帮厨。
    以及,谨慎把控频率,以相月难以拒绝的卑微姿态,恳求她踩他,命令他,玩弄他的身体。他也一直悄悄试探相月的底线,从分房睡到共枕眠,从暖床工具人到偶尔被允许同样爱抚她。循序渐进润物无声了几个月,相月已经对他的亲近习以为常了。
    “书上说,只有最亲密的人才能做那些事情。”
    张鹤好些天没有黏着她,相月问起,他反倒腼腆害羞了起来。
    “……”相月也有点脸红,毕竟更懂人伦道德的是她,这会儿像是在求欢似的也是她。
    她试图证明他们的亲密:“可是我们一直住在一起,我也一直在养你……”
    “……啊。”张鹤状似失落地垂下眼,耳后几缕黑色卷毛也落下来,让他逐渐养得腴润的脸颊显得苍白了些,“原来……我们只是男妓和恩客的关系。”
    “不要这么说!”单纯的相小将军有些着急,主动捧住他的脸,浑然忘记了几个月前这人装男妓时有多可恶。
    “是……是男女朋友关系。”
    终于确认恋爱状态之后,好像几个月来的纠结都一扫而空。相月也习惯了每次从军部回来,刚打开门就能见到乖巧等她的小狗;习惯了一有空闲就教他讲官话,每辨认出一次口型就会奖励一次亲吻;习惯了在家陪他读书,带他出去逛首都星,遇到熟人就介绍,“这是我男朋友”。
    失去父母以后,和第七军团那些战友相比,张鹤给她的“家”的感觉,更加私密而温暖。
    十八岁生日照旧是在第七军团过的。相月把张鹤也带去了军部,算是第一次正式的介绍。
    那些个部下怎么想的姑且不提,至少表面上都和善友好得很。相月一直牵着张鹤的手,带他一一见过比较亲密的几个朋友,笑着靠在他怀里,坦荡又自然。
    相月不怎么喝酒,但身体素质摆在那,也根本不会醉。酒过叁巡,她拉着张鹤出去逛他们在军部的小院儿,拿出装在口袋里的小水果喂他,习惯性介绍水果的名字和产地,又扯到第七军团的谁谁和谁谁谁,教他对不同的人要有什么不同的态度举止。
    最后勾着他的后颈,交换了一个醉人的吻。
    遥远恒星的光亮流泻在他们身上,给周身都镀了淡淡的银白。张鹤呼吸急促,眼里看不见夜色与星空,耳中听不到隐约传来的人群笑闹,皮肤也感受不出拂过的风。
    他满心满眼,都是怀中人笑眯的桃花眼,和他们相贴的唇。
    张鹤没喝酒。这东西在荒芜星算是稀有物资,他怕自己实际酒量不行,万一醉酒会给相月丢人。这会儿亲着,只是咽下她嘴里的酒气,他想,还好没喝,感觉好像已经醉了。
    晚上回家后,相月显然比平时兴致更高。当了再久的相小将军,总归还是个十八岁的少女。她拖着晕晕乎乎的张鹤上了楼,将他按倒在床上,目光灼灼地看他。
    “我们做吧。”
    真上了床,相月又有点懊丧没给张鹤恶补一下生理知识。她之前只准他隔着睡衣抚摸她的身体,而今当着他好奇的眼神脱衣服有些羞耻,被他求知欲旺盛地凑近私处研究也很……难堪。
    特别是,还要给他科普,为什么那里的液体流出来,会被床铺自动吸收;以及,她手上的“粉色小瓶子”,是做什么用的东西。
    “润滑液……你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吗?好吧,就是,用、用在这里,减小摩擦,这个我教过你的。这样进的时候顺利些……等下,不是现在,要有前戏。”
    相月正痛苦怎么在床上还要扫盲教育,张鹤就主动凑过来吻住她。他已脱了衣服,身上总是很烫,与自己贴到一起,总是被他染得更燥热。
    “摸我……”
    她含糊着教他,指向性并不明确。而张鹤不知是无师自通,还是动情时露了马脚,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探到她腿心,粗糙的指腹在娇嫩的花唇上来回抚过。
    相月已无心分析他的举动是否纯熟,他的吻已经下落,含住了她的一侧乳肉,尽心尽力地挑逗,让那里硬得像石榴粒,还轻咬吮吸。
    “是这样吗?”
    他又在舔舐她另一侧的乳尖,含糊着问她。
    “对……乖狗狗。”
    相月瘫软在床上,脸上烫得几乎要蒸出热气,眼眶都生理性发酸,就快要舒服得落下泪来。
    “姐姐喜欢这样吗?”
    他又“自学成才”吻上了湿热的穴口,手指已经开拓得松软,舌头进得也很轻松。他模仿着性交的动作抽插,拇指按揉着挺立的阴蒂,心满意足地看着相月腿根都在颤抖,还小声回应他说喜欢。
    啊……只是这样服侍她,自己就满足得要射了。
    不行,不行……第一次从头到尾都得给她留下好印象才可以。
    张鹤像是才想起来半途被丢下的演技,假装不知润滑液里有催情成分,故作生疏地挤了一大堆,弄得自己那根和她那里都水光淋漓,湿滑无比。
    他凑过去亲吻她的脖颈,又舔到耳后,手一直在她腰际摩挲,刺激那些先前就发现了的敏感点。还要假装只是无意间碰到,眼神纯真而热切,动作缓慢地挺腰,一点点顶进去。
    “慢……啊……”
    相月呜咽着咬住他的颈侧。
    张鹤立刻停了,紧张得后背全是汗,“疼吗?”
    “……没事,就是有点儿撑得难受,现在好多了。”
    相月身体状况一流,适应得很快,抓住他脑后的头发,催促他继续。
    张鹤开始还能保持老实听话的伪装,任相月揪着他的头发,克制着度没有肏得太狠,忍得额角都一直在滴汗。但是太难了,痴恋的人与自己正鱼水之欢,还呻吟着叫他的名字,坦诚道他弄得很舒服……
    他又很想哭了。
    遇到她之后,好像把攒了这么多年的眼泪都流尽了。
    “我爱你。”耳廓被热气笼罩,正努力顺应他突然变重的顶入,忽地听到他这么说。
    “要永远喜欢我,嗯……不能不要我。”
    他含住她发烫的耳垂,用更热的口腔裹住,语带哽咽地想要她的承诺。
    相月头脑都是空白的,快感堆积到极限,高潮也无法缓和这种过头的刺激。甬道紧缩着吸紧里面的阴茎,大腿抽搐,好半晌才找回呼吸,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她侧过脸,温柔地亲了一下他的唇,顺他的意保证,“永远喜欢你,不离开你。”
    *
    直到事后洗完澡出来,相月罢了工的脑子才终于继续转,猛地顿悟了什么,恶狠狠扑住张鹤,揪着他的耳朵发泄。
    “又给我装?!不知道怎么做?不认识润滑液?第一次见面就发情你不懂谁懂!”免费精彩在线:「po1⒏homes」
新书推荐: 刚下山,就被师姐骗去同居 最强读心高手 躲不开的情劫 强制爱了自己的死对头(1v1) 八零日常:小辣椒一人干翻全村! 快穿方圆之外 穿越之将军我要退货 三国杀决斗空间 异界第一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