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烂柯之人

    相月惊得战术后仰。
    本打算蘸一下尝尝的手指也缩回来,她有点受不了地戳他的胸口,“你怎么越来越……!”
    ……变态?她一时也找不到词形容。
    张鹤不知道又被她戳到什么奇怪的兴奋点,闷哼一声满脸潮红。他握着她的手想让她再摸摸自己,整个人贴着她黏黏糊糊地蹭。
    “……好啦好啦晚上再做,我先做饭。你……这鱼也不能吃了,你处理一下吧。”
    十五年后垃圾处理器也更方便先进,之前还只能自动垃圾分类再输送到房屋后面的固定点等专人来取,现在可以在家就自动完成后续的解析回收工作了。
    相月好奇地看了一会儿才去做饭,边切菜边笑着问他是不是还是只会做红烧带鱼,这十五年是不是一直在吃料理机和营养液。
    张鹤有点委屈,也急着证明自己,“我会做很多!斯越也喜欢我做的。”
    其实他撒谎了,相斯越只觉得红烧带鱼那一道菜还不错而已。
    相月疑惑地转头问他,“斯越是谁?”
    事实上,相月压根儿不知道自己有了孩子,上午在第一研究所也没人跟她说过,回家之后张鹤更是一直黏着她求欢。
    十五年前的时候体外子宫技术就已经很发达,繁育后代不需要母体供养。特别是她还是将军,更没时间揣着个胎儿去打仗,冒着怀孕生产虚弱的风险,这一切在战场上都是致命的。
    联邦对军人的生育方面有特殊关照。在认识张鹤之前,她就去储存了自己的卵子,打算等时间合适的时候,找个各方面都优秀适合提供精子的人,只要孩子不要父亲。反正她一直攒着假期,可以专心带一段时间,之后联邦也会帮她养小孩。
    直到遇见张鹤。
    在一起之后他也跟着从军,第一件事就是调养身体准备取精,而后缠着她说想要孩子。相月无奈允了,但其实也没太在意——张鹤这么黏人,过不了多久就会意识到孩子会分走她的注意力;不过反正带孩子也不花太大精力,她也很喜欢小孩,便一起提交了生育申请。
    直到她的时间被停滞之前,她都还没有收到军医医院那边有受精卵的消息。
    相月愣愣地坐在餐桌边,“所以……我现在有个十五岁的儿子?”
    她傻了,才只比她现在小六岁!
    张鹤挨在她旁边一脸迷之羞涩,急急忙忙邀功,“斯越很乖的,长得和你很像,我每次休假回来都一直围着我叫爸爸,他也喜欢吃红烧带鱼,给他做的饭都很喜欢吃。成绩也很好,现在在首都星第一中学住校呢,他很崇拜你,也想当军人。”
    ——几乎没一句真话。相斯越叛逆期要么把他当空气要么当仇敌,叫爸爸更是小时候的事了。赏脸吃饭不过是看他费心讨好自己,心软不想让他太内疚而已。成绩平庸得只有文学还能看,第一中学是凭靠军属身份才进的,对自己的母亲只有道听途说。人生最大的梦想是当一名流浪星际的吟游诗人。注:一个早已消失的职业。
    相月果然很高兴,“养得很好嘛!我还以为你当初说想要孩子是随便说说的。第一中学对吗?你问问他,我们明天上午去看看他吧。”
    张鹤:笑容僵住。
    ……该怎么说服看自己不顺眼的青春期儿子,在刚回家的老婆面前,和自己装得关系好一点?
    相月没来得及去看一眼不曾见面的儿子,就被军部的人叫去了。
    失踪那会儿正在战场上,为了战斗服穿得更服帖是不会戴通讯腕带的,联络全靠驾驶的星际战斗机。是以这会儿回来她还没有买新的,军部直接把通讯请求拨到了张鹤那边。
    一大清早,看到屏幕上写的军部号码时,被下两人的身体还在赤裸纠缠,相月红着脸叫他只接电话别开视频,跳下床急急忙忙开始穿衣服。张鹤这十五年脸皮厚得不是一般的多,他十分坦然地接了电话,然后继续一丝不挂地侧躺着看她,等着她回身再摸摸他。
    “张鹤,第七军团,有事请说。”
    相月还在蹦跳着提裤子,听见他说的第七军团,讶异地转身看他。
    那是她失踪前带的军团,每一个人都与她熟识,凝聚力强,也很难易帅——她本以为会因为她的“阵亡”,而被军部打散归进别处的,第七军团。
    军部找她还是为了官复原职的事,不过这本来可以直接通讯里讲,叫她过去是她父亲的旧部想见她,也是看着她长大的叔叔。
    “周叔!”相月先一本正经行了个军礼,然后蹦跳扑过去拥抱他,张鹤不远不近地站住,也跟着行军礼。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两鬓斑白的男人拍了拍她的手臂,声音苍老而柔和,“我也算跟老相有个交代。”
    相月听着他明显比十五年前虚弱的声音,有些发愣。如果说看到张鹤从稚涩青年突然到稳重成熟的中年,她惊讶要多过失落;那如今看到曾经父亲一样陪伴她的周叔,眨眼间就变成这般沧桑模样,难过像山一样压痛了她。
    按当代人普遍一百多岁的寿命,周叔才不到七十,不应该是这个样子。早已退居二线的周元帅只是轻描淡写地解释了几句,说是前些年遭了辐射,会衰老得比较快。
    倒是也有药能维持外表的风华——但何必呢?他更愿意完整体验过人生的每个阶段,即便来得剧烈而短暂。
    叁个人一起简单用过午饭,有军医过来提醒周元帅该去午休了。他便差人送相月和张鹤出去,又嘱咐她多休息段时间,适应一下社会,不用太急着回军队。
    回去的路上相月没怎么说话,张鹤便只安静地坐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贴在脸上,专注地看她。
    “……张鹤。”相月突然叫他,上下看他,去反复比照那些像是突然多出来的、却已是陈年的旧伤,又轻轻抚摸他脑后那一道疤。
    “嗯……”张鹤后背都绷紧了,乖乖贴进她的怀里,任她随意触碰。
    张鹤还是那个熟悉的张鹤,也只不过是更黏人了些。相月笑着摩挲他的颈后,把下巴搁在他的头顶上,轻声感慨。
    “我突然觉得,十五年,好长啊。”
新书推荐: 刚下山,就被师姐骗去同居 最强读心高手 躲不开的情劫 强制爱了自己的死对头(1v1) 八零日常:小辣椒一人干翻全村! 快穿方圆之外 穿越之将军我要退货 三国杀决斗空间 异界第一楼